全国钢价 | 钢价汇总 | 热点新闻 | 钢市动态 | 预警分析 | 钢厂价格 | 高端报告 | 手机钢价 | 供应信息 | 钢材期货 | 有色金属 | 预测报告
厂家动态 | 国际动态 | 库存信息 | 研究报告 | 免费试用 | 钢材知识 | 钢铁统计 | 钢企名录 | 求购信息 | 历史价格 | 网站地图 | 会员登陆
透过春节后库存变化预测钢材价格走势


影响市场的因素很多,也很复杂,但市场运行在根本上还是离不开基本面这个锚。而库存作为最直观的基本面指标,也最为市场所关注,尤其是在春节假期过后,钢材库存所达到的峰值水平以及之后的变化情况,都会直接左右市场预期。那么,春节后钢材库存可能会哪些变化呢?综合分析春节的阳历时间因素、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以及春节前钢材产销数据同比变化等,我们大致可以获得以下几个观点:

1、按阳历时间序列,春节在1月份的年份,当年库存峰值通常也都会比较早出现,并且库存峰值出现之后,去库存的速度通常也比较缓慢。

2、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能将打破前述规律对今年库存变化的作用。与正常年份相比较,今年因突发事件,钢材供应端受到的影响相对于需求端而言,短期可能会更加明显。

3、如果前述推测情况兑现,那么今年库存峰值出现可能会晚于历史早春节年份的峰值时间,峰值后去库存速度也会快于历史早春节年份的去库速度考虑需求端的一些积极因素,去库存速度甚至有可能超出市场预期。

现简要分析如下。

一、从统计数据看,阳历时间早春节,社会库存峰值出现比较早,峰值后的去库存速度通常比较缓慢。

在过去40年里,春节在阳历1月份的年份(本文称为早春节的年份),分别是:1979年( 1月28日)、1982年( 1月25日)、1987年 (1月29日)、1990年 (1月27日)、1993年 (1月23日)、1995年 (1月31日)、1998年 (1月28日)、2001年( 1月24日)、2004年 (1月22日)、2006年 (1月29日)、2009年( 1月26日)、2012年 (1月23日)、2014年 (1月31日)、2017年 (1月28日),共14个年份。但5大品种钢材总库存监测数据的最早年份是2013年,从2013年至今,早春节年份只有2个:2014年和2017年。

图一.5大钢材品种社会库存历年数据对比

如图一所示,这两个年份的库存峰值都在2月份(2根红色曲线),很明显,在阳历时间序列上,春节来的早,库存峰值也早;同时观察峰值之后的去库速度,这两个年份表现总体相对也是偏慢的。

螺纹钢社会库存监测时间更早一些,从2006年开始,至今共14个年头,其中早春节年份5个:2006年、2009年、2012年、2014年、2017年,库存峰值出现在2月份的有3个年份,其余2个年份的——2006年和2009年,由于其前一年都经历了大跌的熊市,市场囤货意愿不足,同时产出水平也不高,库存总体波动都不大。参见下图二的5根红色曲线,最下面2根是2006年和2009年的。

图二.螺纹钢社会库存历年数据对比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人都想当然地认为,库存拐点通常都出现在需求启动的3月份,但事实并非如此。通常而言,春节早,那么累库的时间相对会长一点,需求启动在时间序列上也不会那么密集,但这并不意味着库存峰值出现时间会推迟很多,只是峰值之后的曲线会更加平坦一些而已。因为,春节结束后,虽然有的下游需求还未启动,但是钢厂、贸易商、物流等环节都已经复工,不影响库存累积。需求启动慢,并不是延迟库存峰值出现时间的主要因素,而是决定库存达到峰值后去化速度的重要因素。

图三.5大钢材品种总库存历年数据对比

不仅仅社库数据可看到这个现象,在监测的包括钢厂库存在内的5大钢材品种总库存数据中,也能观察到这个现象。如图三所示,相对于其他年份而言,2017年作为早春节年份,其总库存峰值也明显偏早,峰值之后的库存曲线也明显要平坦许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早春节年份1季度钢材价格的表现似乎也有一些规律可循。跟踪2002年以来每年各月份的涨跌,1、2、3月份上涨的概率分别时68.8%,68.8%,53.3%。但早春节的6个年份中,1、2月上涨的都是3个,3月上涨的2个,4月上涨的3个,上涨概率均低于统计年份的总概率,这样简约地看,早春节的下跌效应是存在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从市场逻辑来看,也是说得通的——由于库存峰值提前来到,而且去库存速度又偏于缓慢,这样节前冬储的商家难免会焦虑,着急出货的想法也就比较自然了。

表1.2002-2019年1季度各月份涨跌统计表



2020年春节也在阳历1月份,按照以上的规律,正常情况今年库存峰值大概率也将会出现在2月份。同时,由于今年库存峰值还可能会超过去年峰值水平——节前累库速度明显高于去年同期,节前产出水平同比也明显偏高,具体参见图四、图五、图六——这样,在需求启动由于季节性原因姗姗来迟的情况下,市场很可能会出现恐慌性杀跌。

然而,由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今年库存变化可能会有些不一样。

图四.2018年以来我的钢铁网5大钢材品种社会库存数据对比

图五.2018年来我的钢铁网螺纹钢社会库存数据对比

图六.2018年来我的钢铁网螺纹钢日产量数据对比

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交通物流受阻,上班复工时间普遍推迟,钢材的供需两端同时受到影响,但短期而言对供应端的影响相对可能更为突出

事件发生后,大部分交通物流暂时中断,一些地方在国家统一延长节假日的基础上,继续延迟复工和上班时间,这个情况对于钢铁行业的影响可能主要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由于物流不畅等原因,钢厂产成品外发困难,导致厂内堆积不下,可能只好降低产出水平。第二,同样由于物流不畅等原因,生产所需原料补库困难,这样在厂内备料不足的情况下,也只能减少产出。

截至发稿,据我的钢铁网跟踪情况,山东4家钢厂制定了初步检修计划,主要集中在2月份;河南地区10家建筑钢材样本钢厂中,春节期间仅1家钢厂正常饱和生产,5家钢厂出现检修和减产,4家钢厂完全停产;四川省内15家建筑钢材生产企业样本中,3家长流程钢企正常生产,1家长流程钢企停产放假,11家短流程钢企按照惯例,多维持停产放假的状态;安徽省内高炉钢厂节日期间维持生产,但库存普遍偏高,短流程钢厂方面,上班日期普遍推迟,且复工日期待定,从2月部分钢厂生产计划来看,省内螺纹钢供应量或将有所减少;湖南钢厂除个别钢厂生产正常外,其他均有不同程度的检修,……第三,由于复工时间普遍推迟,导致钢材需求端启动延后。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一些地方施工企业推迟复工的信息,大多数都在2月3日—10日复工,湖北14日,温州18日,太原最晚,是3月2日。如表2所示。这样来看,下游施工企业复工时间延迟并没有超出季节性淡季的时间范围,换句话说,由于仍处在季节性淡季阶段,复工时间延迟与否,对钢材实际需求的影响可能并不大。

比较而言,短期看突发事件之于钢材市场,供应端受到的实际影响相比需求端而言可能要更大一些。从这个意义上讲,突发事件相当于又一个市场之外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间接地消除了原有季节性对供需两端影响的不对等性。当然,这种不对等性的消除,在根本上依然取决于钢厂实际减产的情况,以及下游复工时间是否还存在进一步的延后。

三、如前述推断情况兑现,那么在后期需求释放,库存峰值之后的去库速度有可能超出许多人的预期。

库存达到峰值之后的库存去化,由于供应补库水平下降,叠加需求集中释放,去库存速度有可能超出许多人的预期,钢材基本面原本更加剧烈的供需矛盾,可能因此而表现得更加缓和一些。诚然,如前所述,这一缓和程度,主要取决于供应端因用工、物流和厂内库存等约束而减产的情况。

不过,需求端也是存在一些积极条件的。图七是我的钢铁网长期跟踪的全国建筑钢材成交量数据,2019年四季度前两个月水平同比明显高不少,但12月份快速回落,基本与上一年同期水平相当,这其间有中间商交易减弱的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下游实际采购活动的放缓。

这个观点在钢厂直供量数据上也能得到支持。如图八所示,2019年大部分时间钢厂直供水平都远高于上一年,但12月快速回落到上年同期水平,12月中旬以后,甚至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表2.百年建筑网汇总各地施工企业复工时间

图七.2017年来我的钢铁网全国建筑钢材成交量数据对比

图八.2017年来我的钢铁网全国建筑钢材钢厂直供量数据对比

那么,下游采购活动的快速收缩,是暂时的节奏放缓,还是实际需求断崖式萎缩呢?结合相关宏观数据来看,个人更倾向于采购的暂时放缓,而不是需求的断崖式萎缩。

因为,如图九所示,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增速等核心指标的环比变化,似乎都不支持这个结论。采购活动的明显收缩,大概率是基于季节性淡季,以及价格下跌导致的观望情绪。这样,当后面气温回升、实际需求释放,而供应端释放却受到一定约束的情况下,去库存的速度就很可能将超出市场预期。

图九.2018-2019年主要钢材下游数据同比增速跟踪

考虑到本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密闭空间经济活动的影响,可能会大于对户外开阔环境的经济活动影响,换句话说,制造业受到的影响可能要大于建筑业,这一观点,可以通过观察2003年SARS期间,相关数据指标的变化来获得支持。如图十所示,“非典”对经济活动的实际影响,主要是集中在3、4、5月,6月份汽车产销、工业增加值等指标开始回升,这是其一;其二,在这三个月里,主要是汽车、家电、机械等制造业产出数据环比下降比较明显,房地产和投资数据环比变化相对要小很多。

基于此判断,工业用钢相对于建筑用钢而言,今年春节后库存的压力可能会更大一些,而且这个事件的影响越大、持续时间越长,这种品种间的差异也会越明显,因为,若不幸如此,这其间还有逆周期政策的逻辑期待。

图十.2003年SARS期间主要经济指标数据对比

当然,以上观点都是基于当前所获得的信息,在理论上的推演,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启发。突发事件本身就是小概率冲击,评估突发事件的影响,自然不能忽视所有小概率因素的扰动,因此,应实时动态跟踪关键数据指标,以及时更新我们的认知和预期。中期看,突发事件恐怕并不能改变2020年钢材供需关系趋于宽松的大格局。

最后说句题外话。这段时间一直安静地呆在家里,满屏的信息时时不经意就湿润了眼眶——2003年那场灾难记忆犹在,而今它再次突如其来时,内心感受到更多的却是力量和感动——“这世界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向所有逆向前行和经受磨难的人们致敬!也祝愿朋友们都健康、平安!


免责声明:钢材价格网力求使用的信息准确、信息所述内容及观点的客观公正,但并不保证其是否需要进行必要变更。钢材价格网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客户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客户做出的任何决策与钢材价格网无关。